2016年4月29日 En
The Liberal Art University in Hong Kong
列印 | 字型大小: 字型大小: 較小 字型大小: 原設定 字型大小: 較大
日期:
嶺大視角

中國一直聲稱對南中國海多個島礁擁有主權。而美國卻於近月多次派出軍艦,以「自由航行」名義在南中國海巡航。此舉無疑加劇了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

自始,中國在南海加強建立軍事設施,鞏固其核能力裝備,並在永興島部署地對空導彈及戰鬥機。

為什麼會出現這狀況?若雙方繼續堅持各自的立場,將帶來什麼後果?更重要的是,這個毀滅性的核戰危機可以給化解嗎?

權力轉移和漸趨不穩的國際局勢

政治學系教授及亞洲太平洋研究中心主任張泊匯教授指出,對於兩大強國之間的關係日趨緊張,不應感到驚訝。他在其近作《中國堅定的核姿態》裡,解釋自二十多年前前蘇聯解體後,中國繼而崛起,成為世界強國,讓美國感到威脅。

「強國都想進一步擁有更大力量,以增加安全感。但世界只可以有一個主導強國。雖然中國一直公開表明會堅持奉行『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原則,但假如中國感到自身安全受威脅,或會使用核武器。」

過去數年,中國的防禦能力不斷迅速增強,無論這些威脅是主觀認為存在的還是真實存在的。為了保衛國家,阻止外部脅逼,中國只依賴小型攻擊性核能力。但近來中國致力增強其軍事攻擊能力,包括發展新一代核潛艇、部署多彈頭的洲際核導彈、及發展進行太空戰爭的能力等。正如張教授在書中的前言指出,「最近出現的核姿態,代表過往僅僅依賴小型攻擊能力,並奉行最低威懾戰略理論的一貫立場已告一段落。」

張教授又認為:「也許中國正在崛起,但美國在傳統武器方面仍然擁有壓倒性的軍事優勢。由於美國或會傾向與中國正面交鋒,不惜衝擊北京強硬立場,因而可能觸發既危險又緊張的局勢。」

殘酷卻實際的解決方法

在冷戰時代,蘇聯與美國的關係雖然絕不和諧但卻相對穩定,原因是雙方的核武力量呈均勢。張教授說:「核威懾發揮很強的制衡作用。」

即使在今天,美俄之間相互威脅仍然持續。「俄羅斯比中國更有野心,卻能與美國保持很好的戰略穩定關係。這是由於俄羅斯擁有大規模的核能力,並且奉行『先發制人』的戰略理論。因此,美國一直盡量避免與俄羅斯在烏克蘭、克里米亞及最近的敘利亞有正面衝突。」

在書中最後一章,張教授探討如何在東亞維持戰略穩定。他相信美國難以與中國分享權力,美國採用的策略將會由交往轉為圍堵。張教授說,衝突的可能性只會有增無減。

有人認為,經濟上的互相依賴可消除衝突。除了兩國在經濟上擁有共同利益,雙方都同樣關注核野心越來越大的北韓。

張教授作為一位新現實主義者,認為這想法過於樂觀。「一個國力日益下降的國家,是不會願意把主導地位拱手相讓的,而一個崛起的國家卻熱衷爭這世界強國的領導地位。」

他認為最終只有相互的核威懾才能解決安全問題,讓雙方均認為自己是贏不到這場戰爭的。「很醜陋,但這是必須的。這就是我這本書的要旨。」

中國的新角色

中國崛起也會帶來一些正面影響。隨著中國日漸強大,在國際扮演的角色有了一個新的身份,也承擔起一些全球責任。張教授說,這將會令中國重視公益,而並非只保護本身利益,也會關心其他國家的利益。如中國帶頭創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已有超過50個國家加入亞投行。這個新的多邊組織,成立目的是幫助發展中國家。

「美國維持全球秩序,確實對世界禆益不少。但現在中國認為可以作出貢獻,締造一個更安全的世界。」

如果美國願意與正在世界舞台冒起的中國分享權力,世界和平是可維持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