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30日 En
The Liberal Art University in Hong Kong
列印 | 字型大小: 字型大小: 較小 字型大小: 原設定 字型大小: 較大
日期:
嶺大視角

社會學及社會政策學系助理教授陳漢輝教授獲頒今年的優異教學獎,表揚他能夠把一些理論性的概念聯繫到今天學生的現實生活。

對很多香港學生來說,學習社會學的抽象理論比他們預期中困難。畢竟,19世紀的歐洲思想家,例如馬克思、韋伯和涂爾幹等,與今天的學生又有何關聯?

面對這方面的困難,陳教授將這些具影響力的思想家的理論,套用在現實生活的例子,把它們活化起來。這正是他獲得今年優異教學獎的原因。

陳教授自2012年開始成為嶺大全職教員,講授現代及古典社會學理論。他執教的課程,除了把重點放在經典社會學理論外,亦涉及一些也許是學科以外的現代社會思想家,例如傅柯。

陳教授說:「這是為了不讓學生脫離現實。我希望他們走出社會學的傳統,不要困在學科範圍之內,開闊眼界。」

另一方面,他認為學生學習理論是很重要的;這並非因為理論本身是絕對的,而是因為通過學習理論,可以讓他們從中學生的標準化思考方式,轉化為更具批判性和深度的思維。

陳教授說:「博雅教育的宗旨是啟發學生開放地思考所有問題。我希望他們的思維更具批判和分析能力。最重要是反思他們原來的思維方式。」

社會學與現實生活的關聯

陳教授嘗試在學科的核心與當代的關聯性兩者間取得平衡。他把社會學理論聯繫到學生的日常生活。他說:「社會學就是這麼一回事:經典社會學家的想法是什麼?他們如何界定什麼是相關的?對今天的社會學學生來說,什麼議題最重要?」

舉例說,與其要求學生細讀馬克思厚厚的《資本論》,陳教授會引導學生把馬克思主義與今天的社會公義議題聯繫起來,例如環保運動或女權主義;這兩個議題可被理解為對資本主義的批判。

「這樣我可以幫助學生將既是頂尖人物亦是一個歷史幽靈的馬克思,聯繫到現今世界的問題;亦可以幫助他們理解馬克思在他那個時代有何獨特之處;在歷史背景下認識馬克思理論。」

陳教授亦以19世紀的德國社會學家韋伯為例子。他當年研究新教工作倫理對資本主義興起的影響。陳教授將韋伯的理論套入一個本地情景;他要求學生着眼於儒家工作倫理與資本主義在中國興起的關係,而不是去認識歐洲當時社會上的商界領袖。

陳教授給學生的功課是收集今天中國一些大工業家的背景資料,分析他們是否受儒家倫理的影響,以及儒家倫理如何與中國的資本主義有所關聯。他說:「我們除了展示一個現代社會學家,如何根據韋伯的學說認識資本主義與工作倫理的關係;亦把儒家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從書本理論帶到現實中。」

社會學對現今社會問題的影響

陳教授認為,嶺大的主要優勢之一是規模精細,以及重視服務研習。他指出,嶺大與學生的關係較為密切;當學生遇上個人問題時,會較為願意向教師們求助。

陳教授有不少學生畢業後仍與他保持聯絡。他說:「我為他們感到自豪。他們把社會學知識應用在現今的社會問題上;這些知識也許是從我及其他教師身上有意或無意間學習得來。他們把高水平的學術知識散播至更廣泛的受眾。」

學術思想如何應用在當代問題上?陳教授表示,最難忘的其中一個體驗是在2014年發生的雨傘運動。他發現許多學生和社會科學教師對這次抗爭運動以至香港社會的未來都感到困惑。

他說:「我們舉行了一次論壇,主題不只是關於雨傘運動,亦討論雨傘運動對香港可能帶來的影響。我們想從社會科學的角度,以一種非對抗性及較少挑釁性的形式進行論壇。」

陳教授表示,論壇反應十分理想,約有二百名學生、教授及校友參加。「我們不是要把自己的觀點強加於學生或同事之上,而是創造開放和自由的氛圍,讓每個人都踴躍發言。」

陳教授相信,這是正確的方法去培養學生持有更理性的態度。以香港的情況來說,問題不在於如何能夠一下子改變社會,而是要分析最深層次的問題,以及研究用什麼方法解決問題的根源。

陳教授最後指出:「你必須採用一個理性的觀點,尤其是當面對這種具爭議性的議題。我們作為教師,一方面需要以心相待,同時亦要保持客觀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