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30日 En
The Liberal Art University in Hong Kong
列印 | 字型大小: 字型大小: 较小 字型大小: 原设定 字型大小: 较大

岭南大学电子通讯

校園動態

研究和學術活動

獎項與人物

新刊物

活動預告

日期:
研究和學術活動

無論一個國家採用哪種政治過渡模式,必須給予充足的時間和空間來改善和鞏固其成果,否則任何改變也是徒勞無功的──克羅地亞第一副總理兼歐洲及外交事務部部長普希奇博士於11月8日向嶺大師生如是說。

普希奇博士回顧自1989年東歐多國打破一黨專政的局面後,二十多年來的政治過渡模式約可分為兩大類,稱為「北方模式」及「南方模式」。「北方模式」是按照循序漸進、避免流血的原則,透過協商,把權力從專制政權過渡到在野的政治精英手上。波蘭、捷克及匈牙利等均採取「北方模式」,但亦有根據各國的特殊情況而略作調整。

「南方模式」則以暴力、戰爭與動亂見稱,如前南斯拉夫分崩離析的過程。普希奇博士指出,前南斯拉夫分裂,並非如外界普遍認為,是由民族主義引起的。她表示:「直至戰爭爆發前的一刻,沒有人預計會出現暴力場面。民族主義並非分裂的原因,而是權力鬥爭。當時的體制再也無法維繫全國,國內也沒有在野的政治精英可以取而代之。」因此前南斯拉夫分裂為幾個新國家,包括於1991年宣布獨立的克羅地亞。

普希奇博士強調,任何國家的政治過渡模式,並非自主的選擇,而取決於該國的獨特環境。能否鞏固其轉變,也是過渡成功的關鍵。普希奇博士表示:「過渡的下半部是鞏固,否則就沒意思。如果沒有時間和空間來改善新成立的體制,一味大談國家正在如何改變,可以說是不切實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