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30日 En
The Liberal Art University in Hong Kong
列印 | 字型大小: 字型大小: 較小 字型大小: 原設定 字型大小: 較大
日期:
新刊物

粵劇吸收廣東說唱如木魚、南音、小調、粵謳及鹹水歌等,因而形成獨特的地方色彩。唐滌生(1917-1959)為粵劇界一個重要的編劇家,他將粵劇與古典戲曲接軌,大大豐富了粵劇的文學元素。唐滌生自1954年改編《萬世流芳張玉喬》後,受到啟發,便嘗試從古典戲曲中吸取編劇養份。依這條路線所編的作品如《牡丹亭驚夢》(1956年首演)、《帝女花》(1957年首演)、《紫釵記》(1957年首演)、《蝶影紅梨記》(1958年首演)和《再世紅梅記》(1959年首演)等,皆成傳頌之作。

改編亦可以是一種「創造」。改編者可被視為原著的一個特殊讀者,在改編過程中有意識地「誤讀」(misread)原作。「誤讀」的理論由布魯姆(Harold Bloom 1930- )提出。文學史上前輩作家對後輩作者的影響,在於後者對前者進行有意識的「誤讀」,而非純粹模仿。(Harold Bloom, a Map of Misreading) 如能推陳出新,便能有所超越。所謂「誤讀」,借埃斯卡皮(Robert Escarpit 1910- ) 的說法,就是種「創造性背叛」(creative treason): 文學作品被不同讀者出於自身需要而加以利用,其真正的面目就會被發掘及改造。(Robert Escarpit, Sociology of Literature)這種「創造性背叛」也存在於改編作品中:在改編過程中,改編者對原作加以改造及利用,也是一種「創造性背叛」。改編者同時亦變為創造者,賦予作品以時代性演繹,使古典作品也注入新生命。由中文系劉燕萍教授主編和合著的新書《粵劇與改編──論唐滌生的經典作品》,便以改編角度,研究唐滌生的改編劇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