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8日 En
The Liberal Art University in Hong Kong
列印 | 字型大小: 字型大小: 較小 字型大小: 原設定 字型大小: 較大

嶺南大學電子通訊

校園動態

研究和學術活動

獎項與人物

  • 嶺大學生榮獲「香港青年史學家年獎」

新刊物

活動預告

日期:
獎項與人物

嶺南大學文學院一年級學生吳恩皓最近憑著一篇講述治史感想的短文及兩次面試中的出色表現,榮獲第二屆「香港青年史學家年獎」。他在頒獎禮上致辭時表示:「研習歷史除了追求知識,明白歷朝更替、歷史規律,更重要的是洞悉當中的智慧,傳而習之,推己及人,自強不息,日新又新。」

皓恩自幼對中國傳統文化深感興趣,即使研習令很多同學敬而遠之的中國歷史,也不以為苦:「唸中學時,雖然中史和歷史科的課程也是蜻蜓點水,但也能拋磚引玉,使我能夠按圖索驥地找一些相關的課外書閱讀。」他亦感謝父母鼓勵和支持他在報考大學時憑興趣選科,不必像同儕一般選修所謂「較有用」的學系。

恩皓博覽群書,喜歡研讀不同史學家對同一宗歷史事件的多角度論述,因此對治史別有一番體會:「國學大師錢穆在《國史大綱》告訴我們,宋朝是積貧、積弱的朝代。但是,翻查其他史家對宋代的描述,我們會知道宋代經濟其實相當蓬勃,國民生產總值是歷朝之冠,市舶司的出現和紙幣的通行,反映當時的商業和貿易相當頻繁。由此可見,即使敘事者完全抽離主觀情感、排除一些價值判斷,又如何確保自己所見的是真相的全部,而非只見木不見林呢?不過,想深一層,讀歷史是否純粹為了求真,『真』是否為研究歷史的唯一標準呢?司馬遷於《史記》中曾道:『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讀歷史除了求真,更重要是了解歷史當中的道理。」

但談到主修科時,恩皓表示最希望入讀中文系,而非歷史系,現正等候文學院公布結果。他解釋:「我深信文學、歷史、哲學不分家,知識更是殊途同歸。我雖然喜歡歷史,但更喜歡有關中國文化的一切,希望從不同的角度加深認識和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