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30日 En
The Liberal Art University in Hong Kong
列印 | 字型大小: 字型大小: 較小 字型大小: 原設定 字型大小: 較大
日期:
獎項與人物

由一個以考試為目標的中學生轉變成一個自發學習的大學生是很大的挑戰,傑鋒也不例外。「中學時被訓練背誦標準答案,當視覺研究系的教授告訴我什麼也可能是答案時,我感到很迷失。」傑鋒憶述。縱使他第一個學期時因對學科缺乏興趣而經常缺課、遲交功課,考試成績不理想,嶺大的教授仍不斷鼓勵他,指導他如何寫作論文,亦給他自由去發掘學術志趣。「教授鼓勵我們選修跨學科課程、廣泛閱讀及參與課外活動,例如修讀哲學去分析視覺文化現象,參加社區服務去了解公共空間的概念。」

努力沒有白費。緊密的師生關係及互動的課堂討論燃起了傑鋒對視覺研究的興趣。雖然未能以優異成績畢業,傑鋒畢業兩年後於2012年獲香港中文大學的視覺文化研究授課式碩士課程取錄。除了進修,他由助理文書工作做起,之後晉升為初級研究助理及研究助理。最近,他以接近3.9的碩士課程成績平均績點獲中大的文化研究博士課程取錄。

回望過去,嶺大的訓練是往後學術發展的基礎。「一年級時,有些同學質疑課程太偏重藝術史和理論,部分同學期望課程集中教授技巧。然而,當我修讀碩士課程時,我發現我們誤解了『實踐』的意思。它不單是指技巧的運用,亦包含一種價值和思想的表達。藝術技巧的轉變跟歷史背景、政治結構和思潮轉變息息相關。」傑鋒說。

展望未來,傑鋒會集中研究「公共空間與社區草根聲音」,希望在全球化及消費主義社會中,喚起大眾對消失的記憶、歷史及人情味的關注。他說:「某程度上,從事學術研究大概不會帶來名利和財富;這也許是出於一種對知識追求的熱情,一種只有自己才能肯定的終身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