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1日 En
The Liberal Art University in Hong Kong
列印 | 字型大小: 字型大小: 較小 字型大小: 原設定 字型大小: 較大
日期:
嶺大視角

嶺大經濟系林平教授曾先後擔任電訊(競爭條文)上訴委員會及行政上訴委員會的委員。林教授對市場競爭的法律問題,絕對稱得上是專家。他最近被委任為競爭事務委員會經濟顧問團的成員。林教授接受了我們的訪問,分享他從事競爭法研究的心得,以及嶺南大學在競爭政策研究方面的發展。

你為何對競爭法感興趣?何時開始研究此課題?

我在九十年代中開始對競爭政策感興趣,那時我剛加入嶺大。其實早於我在美國攻讀博士時,已認識到市場競爭也許是促使社會資源有效分配,並且對消費者最有利的唯一機制;今天我對此更深信不移。然而,這方面的認知,卻違反了我在內地成長、求學及工作的背景;事實上,中國政府曾用30年時間嘗試中央計劃經濟體制,但失敗了,而前蘇聯過去也有60年相同經驗。

也許是一種巧合,當我1997年剛加入大學時,發現當時由陳坤耀校長領導學術發展的嶺大,亦十分關注競爭政策的課題。那時陳校長擔任消費者委員會主席一職,並領導在香港屬開創性的競爭政策研究。及後,在政府對競爭政策展開公開諮詢期間,我與陳教授獲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公共政策研究資助計劃」撥款資助一項競爭政策研究,名為《自由放任經濟中的公平競爭:香港面臨的政策選擇》(2008)。在研究報告裡,我們提出了十項有關香港引進整體經濟競爭的具體建議,包括法律範疇、如何對待中小企業、安全港、懲罰構思及寬待計劃等,其中大部分內容在2012年通過的《競爭條例》中展現。

嶺大如何在競爭政策研究領域上建立了國際聲譽?

嶺大的競爭政策研究早已享負國際聲譽。身兼經濟學講座教授的鄭國漢校長,曾為香港特區政府草擬競爭法提出建議,他現時是競爭事務委員會的委員。另一方面,嶺大經濟系其他幾位同事亦積極為競爭政策與監管進行研究,曾為香港和內地政府,以至亞洲投資銀行出版學術文章和政策報告。我們過去亦曾舉辦相關會議,吸引海外的頂尖學者參與。嶺大在這領域的研究,對推廣競爭研究和香港的競爭文化,以及把有關知識轉移至社會等各個方面,將繼續扮演一個重要角色。身為團隊一員,我深感榮幸。

《競爭條例》於201512月正式生效。這項立法有什麼意義?將如何為香港的經濟發展及作為國際經濟樞紐的地位帶來貢獻?

《競爭條例》實施後,預期將為香港經濟及社會帶來真正的改變。在以往自由放任經濟時期,一些曾被形容為自由競爭的手段,例如卡特爾聯盟及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現已被列為反競爭商業行為,於法不容。卡特爾聯盟這個反競爭商業行為,指的是競爭對手合謀操縱價格及銷售(包括圍標在內),或瓜分市場,犧牲消費者及社會的福祉,製造排他性的效果,帶來有害影響。競爭法的立法目的是控制這類濫用行為。舉一個例子,根據兩位經濟學家Clarke 和 Evenett在2003年的一項研究,維他命國際卡特爾在1989-1999年運作期間,為香港消費者帶來1.7884億美元的損失。如果沒有競爭法,我們便難以揭露這些濫用行為。

在香港實施競爭法的最大挑戰是什麼?你對《競爭條例》的成效抱有信心嗎?

開始時,有人有很大誤解,以為引入競爭法意味著政府干預市場。及後通過公眾諮詢及其他形式的政策辯論,香港社會達成了共識,認同自由競爭不等同公平競爭,反而會讓大型企業濫用他們的市場勢力。

我有信心實施《競爭條例》將有助成功偵破現存的卡特爾,同時阻止新的形成,並懲罰和制止其他各類反競爭行為。《競爭條例》將很快展示其促進香港市場競爭及創新能力的成效。